EN [退出]
鬼医毒妾>中国新闻

_陆俊:没资格谈“金哨” 给点钱没觉得是违法了

2017-11-19 20:50

新华网沈阳3月30日电题  新华社记者张宗堂  陆俊,曾经的甲A联赛10年最佳裁判,两度当选亚足联年度最佳裁判,亚足联裁判委员会委员……一切的辉煌和荣耀,在一年前戛然而止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于去年4月被批准逮捕。黄俊杰面对央视镜头痛哭 张健强白发苍苍(查看组图)  19岁便开始足球裁判生涯,1991年成为国际级裁判员,是中国足坛唯一一名执法过世界杯的裁判,是什么原因让“金哨”变成了“黑哨”?不久前,记者对身陷囹圄的陆俊进行了采访。  记者:你从事裁判工作时间很长,能具体说说吗?  陆俊:1959年出生,1988年成为国家级裁判,1991年成为国际级裁判,2004年退役。  记者:裁判是赛场上的法官,对裁判最主要的要求是什么?  陆俊:我理解对裁判的要求有这么几条:保护运动员,公平竞赛,使比赛顺利进行。最近几年,国际足联又做出新规定,要求裁判要通过执法让比赛富有观赏性。  记者:你执法了总共不下200场比赛,舆论曾普遍对2003年上海申花和上海国际队的比赛存在质疑。赛前发生了什么?  陆俊:那场比赛前两三天,我到张建强(时任中国足协女子部主任,曾长期从事裁判管理工作)的办公室,他告诉我,这场比赛我是主裁,让“关照”一下上海申花队。  记者:“关照”的意思是什么?  陆俊:就是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,不让申花队吃亏。  记者:你当时怎么答应他的?  陆俊:我说“我知道了”。他说这句话我就明白了。  记者:当时有没有金钱的暗示?  陆俊:这个有暗示,如果有赢球,申花队会有所表示。  记者:那场比赛很重要,当时上海国际积45分联赛排名第一,申花积43分排名第二。两队都想夺冠,又是同城大战,前三次比赛都是国际队赢。在比赛中你是怎样帮助上海申花的呢?  陆俊: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,而且有电视转播,还有慢镜头播放,裁判不可能明目张胆去做,只能是态度、严厉程度上,尽可能让被照顾方感觉舒服一些,让申花队员感觉到心理上放松,有利于发挥。  记者:能否具体说说怎么把这个度拿捏好?  陆俊:比如上海申花队球员如果犯规动作比较大,我会提示一下,要是对方队员我可以不管,他们往往就会越踢动作越大,我该罚就罚了。  记者:有些报道说,如果你向着甲方,有时乙方刚形成进攻时候,你吹他几次犯规,这个攻势状态就变了。有没有这样的情况?  陆俊:你说的是有利犯规掌握上,确实有这种情况。  记者:很多规则都有自由裁量权,松一点紧一点,对球队的影响大吗?  陆俊:应该有影响。是潜意识里的东西,压力之下,人会变形。你自己主观上想,我没有去偏袒谁,没有照顾谁,可能自己认为是公正的,实际上不可能。如果心里很干净,在判罚的坚决程度上,是不一样的。  记者:最终比分是4比1,上海申花达到目的。后来钱怎么给的呢?  陆俊:大概过了两星期,在张建强办公室,他把钱给了我。  记者:现金还是其他?  陆俊:现金,全是100元的。  记者:怎么给你的?  陆俊:装在一个纸袋里。  记者:多少钱?  陆俊:35万。张建强说他也有35万。  记者:这钱数可不少啊。  陆俊:当时心里也有所忌惮。2001年中国足球曾经“打黑”。  记者:比赛前要打点裁判,是不是成为一种风气了?  陆俊:确实有这种现象。  记者:不打点裁判会怎么样呢?  陆俊:有一些比赛,确实有不打点裁判就出现不利判罚的现象,客观上也助长了这种风气。  记者:打过招呼一般都给钱吗?  陆俊:有些打过招呼,比赛不赢也就不给钱了。  记者:花钱买平安,是不是有这样的意思?  陆俊:希望左右裁判的工作,从心理上买一个平安。  记者:你曾经是甲A十年联赛最佳裁判,中国裁判界的标志性人物,怎么看这种情况?  陆俊:现在再提这个,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够格,也没有资格谈论这个了。我没有能力抵御住金钱的诱惑,虽然也不能完全靠个人去抵御,但现实是我没有做到。  记者:但陆俊是“金哨”,你给别人的形象一直是公正的,别人吹“黑哨”可能还可以理解,把你的名字和“黑哨”联系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事。  陆俊:如果一个人能够一直保持这样,是最好的,但我没有做到。“黑哨”是事实,毕竟我收了这钱。  记者:你跟龚建平应该很熟吧。  陆俊:很熟。  记者:1994年甲A联赛开赛的第一场比赛,你是主裁判,他是助理裁判。他后来因为吹“黑哨”进了监狱。这件事对你有触动吗?  陆俊:触动很大。其实我一直在告诫自己,这种东西千万不要碰,但自己没能抵御住金钱的诱惑。  记者: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这样?  陆俊:这是自己做的,就应该承担法律的公正裁决。我对这项工作是喜爱的,我为这项工作付出很多努力,但努力不代表可以犯罪。一个人努力一生,到了最后成了这样,就如同你说的从“金哨”一下变成“黑哨”,当时喜欢我的人无法接受,我有时也解释不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。  记者: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你走到这一步?  陆俊:我也在总结,觉得就是人的贪婪。吹完比赛大家挺高兴的,给点钱,没觉得违法。但我去国际上吹比赛,没有这种情况发生。为什么回到国内,吹完比赛就发生这样的情况?我觉得还有一个氛围的问题,确实需要有一个监管机制。  记者:看到足球界现在的状况,是不是感到很痛心?  陆俊:不知道我现在还有没有权利说对足球的热爱,我曾做对了很多事,也做错了很多事,有的甚至犯罪了。我不能说足球圈怎么乱,因为我也曾是其中的一分子,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而且我比一般人涉足足球更深,对它的感情应该说更多,从内心讲很矛盾,希望它好,可是自己又没有做到洁身自爱。  记者:作为中国裁判界曾经的第一人,现在愿意给中国足协、球迷和其他裁判说些什么?  陆俊:我现在这种身份,好像没资格再说什么了。我觉得只能从中吸取教训,不管你怎么努力,如果不遵守法律,分不清守法和犯罪的界限,一切都等于零,而且有的时候连零都不如。特别是我的同行,要吸取我的教训,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imvpy.szielang.cn/news/detail/ppsq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20:50

9月3日是什么节日  鬼节几月几日  张也老公  驱动人生网卡版怎么用  网上邻居找不到工作组  盛世芳华的意思  美女给自己戴金属镣铐    av电影天堂在线观看版  百年灵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陆俊:没资格谈“金哨” 给点钱没觉得是违法了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娄底制服丝袜美腿先锋在线_心有千千结游戏动画